北溟

一個邪惡混亂專門給太太們打call的帳號

噗钟会会还知道把锅反过来不愧是受过英才教育的·人(不对)

青袍龙葵子:

【三国脑洞之“背锅异闻录”】

-----脑洞嘛,必须要萌萌哒啊!-----



01:

好多人死后才发现,有点骂名还是好的。因为这是【背锅】。


【背锅】有什么用?


嗯,新鬼先生们背着锅下到黄泉边,可以用它来打水,生火,采野草,钓鱼,做出好吃的酸汤鱼,麻辣涮呀。


还有人从自己身上拔下断刀,手脚麻利地做鱼肉刺身,不要太帅呢。




02:

可是呢,有的人生前名声太好,所以他们死后是没有锅的。



刘备和诸葛亮就是这样。



这一对好君臣携手走到黄泉河边,

刘备挖野菜,诸葛亮甚至钓到了金龙鱼……


但是他们没有锅。

他们只能光眼看着河对岸的司马懿和曹丕就着各自的锅,吃得贼香。



曹丕甚至还有一口锅专门用来涮葡萄。之奢侈哟!



刘备问:军师,不然我去问曹阿瞒借一口锅吧。



曹操隔岸嗷嗷叫唤:地主家也没多余的锅啊!我又没真当皇帝!

……


诸葛亮摘了些灵芝给刘备吃,羽扇一指对岸,轻轻笑到:

主公你看东吴那边,孙坚,孙策,周瑜都没锅,都等着孙仲谋公子下来呢。



结果,孙权超长待机。


幸好蒋干来看望老同学周嘟嘟,大家终于能吃武昌鱼了。



后来,周瑜因为诸葛亮居然收到一口锅,锃光瓦亮,刻着【既生瑜何生亮】六个大字。


周瑜冷笑:

这口锅,我们不背。



03:

季汉的锅太少。大家都饿得慌。


好不容易等来了董允,费祎,他们没锅。

好不容易等来了诸葛瞻,诸葛瞻也没锅;

好不容易等来了姜维,姜维也没有锅。



姜伯约是个实在人,一看这情况就哭了,袖子擦眼泪说:


我怎么能没锅呢?

想不到下落黄泉,还不能让丞相吃条清水鱼。



大家笑着劝慰他。

……



季汉的人们坐在河边望着天上的浮云发呆,看到对岸司马家的人。


张翼说:他们家锅多,不然咱们去借一口锅吧。

……


对岸司马家有个高大的汉子吃饱了,剔牙,回头望着季汉这边,一愣:


“哟!刘公嗣还没下来吗?”

“我还挺想他的。”



刘备还挺高兴,问:

“你……是阿斗的朋友啊?”



诸葛亮板着脸,拉刘备走开;

那边司马懿也扯着儿子司马昭回去。




04:

又等了几年,终于等到刘禅下来。


不得了。

黄泉边,突然一片银光闪闪。

刘禅背着上百口锅从天而降,气势如虹,吸引三岸百姓围观。



“爹爹,相父,月英师娘,子龙师父,二叔三叔,伯约,伯恭,思远,……我想死你们大家了!”

(ง •̀_•́)ง


刘禅高高兴兴地背着锅跑过来,给大家一人发了一口。

他身后的媳妇星彩倒是没有锅。



这天晚上,黄泉边,季汉大会餐,——


其乐融融,其乐融融。




刘禅可高兴了:

不是吹,就他这招黑的体质,

如果锅能卖钱,

他一个人就能撑起季汉的全民经济呢!



姜维上来帮他卸锅,小声问:

有没有一口【穷兵黩武】型的,我也能背一背?


刘禅特仗义,牵住他的手道:

伯约辛苦了一辈子,只管好好休息。

季汉的锅,我一个人背得过来。( •̀∀•́ )


……

好啊好啊!



但愿人们死后都会相逢;

怨恨消融,情义更久,

那么悲伤——多么像最精彩的梦。




番外:【辽于】


……

张辽下黄泉时,看见有人冲他招手。

他有点懵。


走过去一看,居然是吕布。

吕布和陈宫哈哈大笑,说:

快来吃新鲜的涮羊肉。


陈宫说,

幸亏奉先大人背的这口锅大呀!


张辽摸着后脑勺想了想,脸红道:

不了。我还是去找于禁吧。

……



张辽知道于禁一定是背着锅下黄泉的。


而且他相信,于禁那个人,一定把篝火边的地面打扫干净了,默默等他一起过来吃捞面条。



【补充在微博评论里想到的小段子】


#

曹刘生子惊天下。——曹丕和刘禅的背锅量,简直不是凡人。


曹丕背的锅如果能卖钱,大概可以买下三国。

刘禅背的锅如果能卖钱,大概可以买下曹丕。


#

钟会没想到自己背的锅是漏的。——


人间还是爱他英才,不肯十分认真给他背黑锅。

钟会不肯去找姜维蹭饭,又没好意思去见邓艾,……


他到底是个聪明人,居然把锅反扣过来,生火,做起了贴饼子。

不愧是谋【反】的天才。


#

曹丞相这下真是【周公吐哺】了。

一口大锅,奶遍麾下将士谋臣,多么了不起啊!……


袁绍围观了半天,

这才弱弱地,远远地喊:


“荀彧,奉孝,要不要回我这边来吃?我这口锅是黄金的。”



孙坚隔岸听见,啐了一口,哈哈大笑:

“本初,我倒是有一口小锅是玉做的,刻着【传国玉玺】四个字。”

“咱们两一块儿吃吧,也算是金玉良缘。”


【谨以私货,献给我可爱的 @࿄仁增卓瑪࿅  @浮世骊歌 】

评论
热度(615)
  1. 荷花青袍龙葵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北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