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溟

一個邪惡混亂專門給太太們打call的帳號

「生贺」钟姜钟奇怪的三十题

交换身体梗太甜了唔啊啊啊啊(捂胸口)

まるまるタン:

借梗。
我看我这个码字速度……估计得一周才能弄完……
那时候我就已经在妖都了……
废话不多说
祝美纳前辈生日快乐!!!

——
奇怪的三十题#
1 间接性亲吻
“大人?”钟会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发觉自己伏在酒桌上,嘴角流出来一点口水,面前杯盘狼藉,而对面的人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身边只有一个小兵,正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
“嘛……英才本来……嗝——是不用、不用喝酒的。”虽然这么安慰着自己,但是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自己,第一次喝酒竟然英才形象全失……这未免太过讽刺了吧。这么想着,他的脸愈发烫起来。“那位大人……已经走了?”他轻咳一声,斜过眼去问小兵。
“是,那位大人已平安归国。大人,容属下失礼扶您回去?”
“既然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失礼,那为何还要做?!况且我身为精英怎能受如此折辱?!”他粗暴地挥手,小兵识趣地退下。
“真是的。”回想起醉倒前那家伙弯弯的眉眼,才恍然那家伙最初就不曾怀有什么好意。自己受了那么久精英教育为何还会做出这样的愚蠢判断啊。他踉踉跄跄地站起身,绕到姜维的席间坐下,他的碗筷还没被下人收掉,也是胡乱地散在桌上。
钟会托起酒樽,里面显然还有些酒,转动一圈,看到壁上有个略显油腻的圈印,自然地将自己的下唇覆在上面,抿了一口酒。
好喝。

2 恋人的收集癖
“这个好看吗?”
“还是红色的吧,比较好看些。”
“我喜欢这个蓝的。”
“那就蓝色好了?”姜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喜欢蓝色干嘛还要问我。
钟会一边整理飞翔剑尾端的饰物,一边偷瞄身边生着闷气的恋人。

3 交换肢体(我自行理解为君名那种灵魂穿越x
早晨在蜀军营中醒来的钟会花了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魂灵寄宿在恋人的躯体中。
早晨在钟会的宅邸中惊醒的姜维,看着周身环绕着的夸张的装饰物,很快意识到“自己”正在钟会的身体里。
当诸葛亮派来的士兵请“姜维”去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姜维”正在铜镜前肆意揉捏自己的脸。
当钟家仆人在门口洒扫的时候,惊讶地看着“钟会”拿着他自己写的《英才日记》,一边读一边傻笑。
“今日怎么如此倦怠?昨夜又读兵法到深夜了?”“姜维”用手拄着额头昏昏欲睡,突然觉得太阳穴被一双冰凉的手按着。“没有,诸葛老、不,丞相。”
“今日怎么不挑食了呢?”司马师看着像往常一样来蹭饭但是又很不同寻常地吃掉了所有菜里面的韭菜。“嗯……突然觉得味道还可以。”
——————第二天——————
“昨日同你说的计划你怎么就不记得了呢……”诸葛亮叹了口气。
“明明昨天还吃得很开心啊。”司马昭看着钟会倒掉面前盘子里的炒韭菜有些疑惑。

4 永远都不会分开哦
钟会最终还是被绑缚着跪在阶下。
姜维早些时候在牢狱中咬断舌头,也算是解脱了。
他这么想着抬起头挑衅一般看着司马昭。可是司马昭似乎已经不屑去看他了。
“这种叛臣,若是您处决的话,会脏了您的手的。”刘禅无害地朝着司马昭笑了笑,紧接着抽出自己的剑,贯穿了钟会的胸口。
鲜血带着气泡从口中流出的感觉真是不精英啊。钟会已然发不出声音,只是直直地盯着远处。
虽然你蠢,但是本英才就宽厚的包容你好了。
如果有来生,生在和平的时代多好。这样就不必这么累了。

5 垃圾堆中的热恋(现代
“就你这种垃圾,有什么资格自称英才啊,哈哈哈哈!”一群不良在街拐角狠狠踢着蜷成一团的少年。“你这种弱鸡凭什么那么狂啊!家里有钱了不起么?”
少年抱住头,不再作声。
“哪里来的小混混,滚出这里。”一个系着围裙的男人手持扫帚,恶狠狠地驱逐那些不良。待到确定那些家伙不会再过来找茬,男人轻轻抱起发出难过的呻吟的少年。“过去了,都过去了。”
少年不知怎么突然推开了男人,自己还转过身去不知做了些什么。
再转过身来的他,身上的烂菜叶和脏污去了大半,少年这才低下头去道了谢谢,本想转身逃开的,却不想身体突然向前倾倒,下意识地闭紧眼睛,却没摔倒,反而唇上湿湿热热的,带一点奶油的香气。
“没关系吧?”男人此刻的笑靥,似乎驱散了少年心底的雾霭,少年朝他笑了笑,转身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男人看着少年蹒跚的背影,手指不自觉地抚上自己的唇。
“好甜啊。”

评论
热度(26)
  1. 北溟風說今天準備填坑了! 转载了此文字
    交换身体梗太甜了唔啊啊啊啊(捂胸口)

© 北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