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溟

一個邪惡混亂專門給太太們打call的帳號

【姜钟】【维翼】圆缺(1)

大家喵化都好萌啊QAQ伯恭喵的傲娇可爱可爱prprpr

瓦尔哈拉女装精品专卖:

※有维翼维,有维翼维,有维翼维
※有姜钟姜,有姜钟姜,有姜钟姜
※不是3p没有h,所以两边tag都打了
※似乎猫之间只有地位高的猫可以舔地位低的,不可以反过来



  猫是会老的,但是心不会。

  姜维一直这样相信着。这条街上从来没有老死的野猫,每一代的野猫头儿都死在不断的战斗之中。他们往往死在冬天,听说将死的猫和人都很难熬过冬天。

  姜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死在冬天也好,死在夏天也好,那都不是他现在要关心的事情。他行走在长满青苔的暗巷里,旁边的沟里漂着楼上的住户排出来的白色泡沫。他轻轻地一跃,腿上油亮的黑色皮毛下肌肉一紧一松,接着白色的爪子落到了地面上。巷子的尽头有一辆绿色的垃圾车,铁皮上斑斑驳驳,夹杂着青苔的深绿,涂漆的浅绿和锈迹的橘红。

  他走到离垃圾车几米远的距离,一只黄白相间的猫脑袋从车斗里露出来。姜维严肃地对那只猫点了点头,“伯恭。”

  被称作伯恭的黄白色花猫跳出车斗,同样对姜维点了点头。姜维走过去,舔了舔他的毛。张翼却似乎是很不舒服地抖了抖毛,尽力躲过了姜维的舌头。

  “今天对面有猫来吗?”姜维问道。

  “没有,一切正常。”张翼答道。他有些焦虑地望向街拐角,一条毛绒绒的灰色大尾巴在那里一闪而过。这是他们守在这里的第十天了,敌猫按兵不动,他们也只能守在这里。

  姜维点点头,转身又走入了暗巷之中。

  冬日天短,天早早地就黑了下来。姜维蹿上一座平房的房顶,月亮很小,细细的,弯弯的,缩在墨蓝天空的一角。他在房顶上趴下来,黄色的眼睛居高临下地扫视着整条街道。

  街角突然出现了一个毛绒绒的白色身影,姜维警惕地站起身来,弓起身子。那是他没有见过的一只白猫,很轻盈地在地上的塑料袋和水泥板之间跳跃着。他从屋顶上一跃而下,落在那只白猫的面前。
  白猫愣了一下,身躯微弓,抬起一只前爪,摆出了一个犹疑的进攻姿态。

  “你是谁?”姜维的进攻姿态更加明显,他竖着尾巴,弓着身子,伸出爪子,盯着白猫问道。

  “我是刚从桥那边过来的猫,叫张士会。”白猫坐了下来,半长的毛贴在身上,看起来十分放松。

  姜维将信将疑地看了看它,收起爪子,跳回了屋顶。

  自称张士会的白猫跟着姜维跳了上去,很放松地蜷在屋脊上,白色的毛在砖红色的瓦片上铺散开来。

  月亮升起来了,弯弯的一勾,带着模模糊糊的黄色光晕。

  “明天要刮风了。”姜维自言自语地说。白猫摆了摆尾巴,长长的白毛扫过红瓦上的浮尘,尘埃的颗粒漂了起来,弄得姜维打了个喷嚏。

“你从桥那边来,见到邓艾和钟会带的猫了吗?”姜维用爪子搓了搓脸,转头问白猫。

  “是钟会和邓艾。”白猫很严肃地纠正道,“没有看见他们有多少只猫,但是猫们看起来都很强壮。”

  白猫犹豫了一下,坐起身来问道:“我们还能守住这条街吗?”

  “当然。”姜维很简短地回答道。他转过脸去,黑色的毛隐在阴影里。

  “你知道钟士季吗?”白猫眨眨眼,“听说是只很厉害的猫,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带猫打仗。”

  “听仲权说起过,让我小心他。”姜维想了想说,“你也知道他吗?”

  “那是当然。”白猫好像有些得意地摇了摇尾巴,又赶紧收起了得意的神色,让白色的毛重新安静的铺在红瓦上。

  姜维陷入了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黄色的眼睛盯着对面楼上人家的灯光。

  “我要先走了。”姜维突然说,白猫正仔细地给自己舔着毛,还没有反应过来,姜维就凑了过去,在白猫头上舔了两下。白猫蓬松的尾巴立刻炸了起来,似乎是很不舒服地接受了姜维的舔毛。还好姜维并没有注意到白猫的异常,它跳下房顶之后,一脸官司的白猫也三步两步消失在了几栋平房顶之间。

  白猫再次出现已经是在另一条街上。它高傲地挺直身子,坐在一只个头很大的灰猫对面。

  灰猫邓艾一脸嫌恶地嗅了嗅白猫周围,“这不是姜伯约的味道吗?真刺鼻,你见到他了?”白猫高傲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不易察觉地向后挪了挪,“见到了。”

  “他没认出你是钟士季?”邓艾有些轻蔑地问道。

  “他又没有见过我。”邓艾对他们两个的轻蔑倒让钟会对姜维有了一丝同仇敌忾之感,同时为姜维和自己辩白了一句。

  邓艾还想问什么,钟会已经转身离开,尾巴差点打在邓艾脸上。

  第二天晚上,钟会又坐在了房顶上。今晚的月亮比昨晚胖了一点,风一阵一阵地吹着他的毛。他的耳朵动了动,转头向身侧的黑暗里看去。

  姜维安静地走过来坐在他身旁,短短的毛在风里勾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或许是出于疑虑,姜维今晚没有说太多话,钟会也不去热心地搭理他,两只猫很安静地并排坐在房顶上,听着对面住户窗户里传来电视剧的声响。

  电视剧里的女人痛苦地对男主角咆哮着:“你根本不是真的爱我!你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住户换台了,女人的咆哮被强行掐断,钟会毫不心虚地舔了舔自己的毛。

  “明天我还会在这里的,你还会来吗?”他问姜维。

  “可能吧。”姜维看了看他。

  “那我还在这里等你。”钟会说完就转身窜下了屋顶,不留给姜维舔他毛的机会。

  姜维看着钟会的背影消失在巷子里,自己也跳下了屋顶。

  第三天早晨姜维到垃圾车的时候,张翼正抬起两只前爪洗脸,浅黄色的耳朵一抖一抖。姜维悄没声地走近他,张翼警觉地抬起头,一只爪子迅猛地向前一抓。姜维向旁边一跳,躲开了他的攻击。

  “你有什么事吗?”张翼收回爪子,颇有点遗憾地问。

  “你最近……见过一只白色的长毛猫吗?”

“白色的长毛猫有好几只,见过几次。怎么了?”张翼问。

  “没怎么。对面那个叫钟士季的猫,你见过了吗?”姜维问道。

  “没见过,还是只见到了邓艾。”张翼想了想说。

姜维点了点头,凑上来舔了舔张翼的毛。

  张翼一脸僵硬,后退了几步问姜维:“你一定要每天过来让我不自在一次吗?明明知道我根本不想来。”

  “有什么区别?就算不打了回去你也还是要被我舔毛。”姜维奇怪地问。

  张翼对他呲了呲牙,从喉咙里发出“哈”的一声,扭头跳进了一堆旧轮胎里。

  姜维跳到轮胎顶上,想要伸爪下去拨他,却被张翼从里面一爪子推了下去。姜维抖了抖毛,冲张翼“喵”了一声,转头不知道去了哪里。

  入夜之后,姜维如约而至,发现钟会正眯着眼摊在房顶。见到他来,钟会才懒懒地坐起来,转头看着他。

 

评论
热度(30)
  1. 北溟瓦尔哈拉女装精品专卖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喵化都好萌啊QAQ伯恭喵的傲娇可爱可爱prprpr

© 北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