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溟

一個邪惡混亂專門給太太們打call的帳號

【索博/Thilbo】The Present

这个糖是蜂蜜味儿的!(回味)

尾大的神受-白泽:

The Present
 矮人的新年夜要到了。
 都灵之日。
 上一个都灵之日,索林带领远征队的成员打开了孤山的秘门,吵醒了一条龙,偷走了阿肯宝石。
 距离五军之战结束已经有十个多月了。孤山的重建一直很顺利。索林登上王座成为了理所应当的山下之王,哈比人接受国王的盛情邀请,留下参与孤山与河谷镇的建设工作。
 此时此刻,矮人王索林·橡木盾正在为给哈比人准备一个怎样的礼物而发愁。
 比尔博曾经明确地和索林表示过他不喜欢黄金。对他来说它们不过是一堆闪闪发光的石头而已。哈比人阐明他的想法的方式极其简单粗暴——他抓过欧力写日记用的笔,然后把契约书上的“报酬”一栏悉数划去。
 “我不想从你那得到任何东西,索林,我只想陪你到孤山,帮助你们夺回家园,然后回到我的袋底洞。仅此而已。”
 然而索林很遗憾地发现,除了金子,他似乎没什么能给比尔博的东西。
 索林·橡木盾,伟大的山下之王,拥有一座堆满黄金与宝石的山,但同时也一无所有。
 ……………
 每人都有能够送给比尔博的东西。临近新年,矮人们都在准备能送给家人与好友的礼物。比佛送比尔博的各式各样的木质玩具堆满了他的写字台。庞博不是那种细致的矮人,但做的一手好饭这个技能就足以讨一日六餐的哈比人欢心了。波佛送了比尔博一个“上面全是洞”的桌布,似乎还耳语了一些让飞贼面红耳赤的下流话——索林可以因为这个揍他一顿,真的。
 菲力奇力兄弟两个拿走了孤山书库里的都灵编年史送给哈比人。说实话,索林并不喜欢那种厚重枯燥的史书,但哈比人就爱这个——该死,他早该想到的。
 是时候和两个外甥断绝舅甥关系了。
 索林会做些什么?嗯,他是砍杀半兽人和哥布林的一把好手,在变着花样辱骂精灵上也有着过人的天赋。
 然而这些无法取得飞贼的心。
 ……………
 送给哈比人的新年礼物连着几日毫无进展,山下之王此时才突然想起来他其实完全可以直接讯问哈比人。
 索林找到比尔博的时候,比尔博正站在通往城墙的走廊尽头。
 他沐浴在耀眼的阳光下,而索林正在不断从阴影中挣脱出来,只为靠近他的飞贼。
 “索林。”听到声响的哈比人转过身,眯起眼来笑着看他,“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
 “矮人的新年要到了。”
 “啊,我知道,这些天我都有在帮忙准备新年晚宴的。认识了这么久,你该不会觉得我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吧。”哈比人依旧是在很温和地笑。就是这种令人安心的笑容,不知道多少次将泥足深陷的索林从深渊中拯救。
 “不,”索林上前一步拉住他,“忙,不用你帮。我想问的是,你想要我送你什么礼物?”
 比尔博愣了一下。
 “什么都行,你想要整个孤山我都可以给你。国王的救命恩人值得国王送出他最珍贵的东西。”
 比尔博竖起一根手指放到唇边。
 “你要送我阿肯宝石吗?”
 “…你想要阿肯宝石?…我把它放回原位了。我愿意给你,但我没想到你会问我要这个……”
 “原位是指…你的王座上?”
 “它是山之心,”索林耸了耸肩,看向比尔博,“所以我想山比我更需要它。”
 发生了那么多事,在它迷惑他对比尔博做出那样的事以后,他怎么可能还会将它留在身边呢。他差点把比尔博从城墙上扔下去,比尔博能原谅他已经够他受宠若惊了,他怎么能向他要求更多呢……
 “我很高兴你能这样做,索林,”比尔博又笑道,“你对它痴迷的程度有够吓人的,我以为它才是你最重要的东西。”
 索林抬起眼,等着他说话。
 “但阿肯宝石不是我想要的。”
 比尔博眼中温暖的光簌地暗下去。索林的那句“国王的救命恩人”现在还在他耳中徘徊不去。这么久的陪伴,最终换来的就是索林的这样一个定位。他一点也不想要索林的感激,他想要的是索林的……
 “礼物这种东西,说出来就没有意义了。肯花费心思,才最能体现出送礼人的心意来不是吗?”
 而比尔博注定不会在这个矮人新年收到他真正想要的礼物。
 ……………
 “对啦,索林,新年过后,是不是伊鲁伯的金币式样都要换成你的头像了?”比尔博看着忙碌的矮人工匠们,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
 索林短暂地思考了一下:“是的。那么你想要的是…把你的头像印在矮人的货币上吗?这没问题,我的臣民一定会理解的,你无数次救了国王的命,你配得上任何形式的最高荣誉!”
 看在夏尔的份上,他可以不要再提他救了他这件事了吗?!现在看来他当初不如就让那个笨蛋死在冰面上算了!情商低的家伙!
 “我不想要我的脸印在硬币上,你知道他们将来是会把钱放在裤裆里的。那样感觉很糟糕。”
 索林本来没想什么,历代国王的头像印在金币上是理所应当的事。比尔博这样一说,他也咬着烟嘴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选择新的金币式样了。
 “还有,索林,过完新年,甘道夫就会来接我回夏尔了。”
 “什么?!”那个老巫师还会回来吗?回来就算了,他并非不欢迎他。但是现在他居然要带走他的哈比人?
 “在他动身回瑞文戴尔前我们就商量好的,我估计这几日他就快到孤山了。”
 索林压抑住内心中的情感,小心翼翼地探过头去,犹豫地问道:“你想要回去吗?…”
 “那是我的家。”
 索林心中苦笑了几声。对呀,那是比尔博的家,纵他索林·橡木盾几世英明,何等威严,他又怎么能阻止一个哈比人想要回家的心情呢。
 “…好。”
 好?就一个字?!好??好什么好!!
 比尔博气愤地用毛毛脚踩着地面。
 …他真的不挽留一下他吗?
 ……………
 索林知道自己这次输得一塌糊涂。不管他们以前如何亲密,在一起度过了多么愉快的时光(索林到现在还记得他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紧紧抓住比尔博地手乱说胡话的场景),哈比人终究还是要离开的。他不属于这里。事实上,每个矮人都觉得比尔博就属于孤山,仿佛从不曾去过夏尔一般,他和周围的人融合地那么好。但是没有用。如果比尔博觉得他不属于这里,那他就不属于这里。
 【那是我的家。】
 比尔博从来没有把孤山当成过家……那么没有比尔博的孤山,似乎也算不上是索林的家了。
 这是他的国土,这有像流水般不断从山间流出的黄金、有他的子民,这里有他的一切。
 但孤山没有比尔博。
 ……………
 都灵之日。矮人新年夜。
 远征队的成员们在大厅里胡吃海塞,没完没了地糟蹋着满桌的美食和麦芽酒。似乎在夏尔的某个恬静的夜晚,也有同样的一群矮人像这样气疯了比尔博。
 比尔博在阳台上看向下面被一群孩子簇拥着的挥舞着火龙的甘道夫。
 “瞧他得意的那个样子!”比尔博拉拉刚站到他身边的索林的袖口,“他弄烟火可在行啦!我小时候最喜欢新年,因为每个夏至夜甘道夫都会来夏尔做烟火表演!”
 “看,那是史矛革,还会喷火呐!用这种方式为矮人小孩们讲述传说再合适不过了。”
 比尔博眼睛里盛满了绚烂的光辉,他用水灵灵的大眼看向索林:“你的传说,索林,我最亲爱的朋友。”
 甘道夫注意到了高处的两人,他用他的魔杖轻轻一点,指尖冒出一只金蝶,然后抬手放飞了金蝶。蝴蝶在飞向两人的过程中越变越大,最终变成了挥舞着巨大翅膀的……
 “巨鹰!索林,快看呐,巨鹰来了!”
 【索林,你看,巨鹰来了,巨鹰来接我们了……】
 两人都愣住了。
 比尔博突然一头扎进索林怀里。
 “巴金斯大人?Hey,大家都看着呢。”
 “我当初以为你要死了。”
 索林闭上嘴不说话了,宽厚的大掌轻轻抚上哈比人毛茸茸的小脑袋。
 “我还以为你要死了,你流了那么多的血,阿佐格的剑把你的胸口穿透了,我以为你无论如何都活不过来了,我好害怕…我们被半兽人追杀、被大蜘蛛当早餐的时候我都没这么害怕过,但是我那时候好害怕,我以为我将要在没有你的世界上独自过活了……
 “但你挺过来了。你创造了那么多的传奇,这是最伟大的一个。”比尔博吸了吸鼻子,“至少是最值得哈比人传颂的一个。”
 索林轻轻抹去哈比人脸颊上的泪珠。
 “对不起,我不应该哭的,大家都那么高兴,我却在这里败坏气氛…”
 索林重新把他按进怀里:“别走了。”
 比尔博使劲嗅着索林身上的味道:“我再不回去,我姨妈家的那些哈比人会把我的家都拆开卖掉的。”
 “但我们都知道和这无关不是吗。”
 比尔博踮起脚,使劲地抱着索林。索林感觉到哈比人温软的手指抚摸着他的长发。
 “下午茶三点开始。”
 索林笑了,将两人的额头碰在一起,手掌捏着哈比人并不宽厚的肩膀。
 “去收拾东西吧,巴金斯老爷,记得带上你所有的战利品。”
 比尔博点点头,转身跑开。手里紧紧攥着几枚第一批发行的印有索林头像的金币。
 还有一个发环。
 索林的发环。
 比尔博·巴金斯,一个来自夏尔的哈比人,同时也是一个高明的飞贼。他曾在密林国王的眼皮底下偷走了牢房的钥匙,从一条喷火的巨龙脚下偷走了阿肯宝石,从山下之王的头上取走了他的发环。
 这是他最值得骄傲的战利品了。
Best present ever.
 —————————FIN————————

评论
热度(58)
  1. AlecNights尾大的白泽 转载了此文字
  2. 北溟尾大的白泽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糖是蜂蜜味儿的!(回味)

© 北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