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溟

一個邪惡混亂專門給太太們打call的帳號

【蝙超】发情期的错误打开方式 5

赞美太太!这个粮有——————这么好吃嘤嘤嘤!

叫大湿不要叫阿秃:

前文:1  2  3  4






5、


 


几个月前,超人从没想过他能和蝙蝠侠进行一些礼貌、客气、深入、走心的交流。蝙蝠侠对抑制剂的事十分重视,明确表示不想在药剂里添加任何氪石成分,所以得给他一些时间想想其他办法。从言谈举止看来,蝙蝠侠之前的关心也是发自真心,所以超人心存感激地说出了一些事以回应这种关心。


蝙蝠侠忽然变成了一个爱情友情双丰收的人生赢家。


他没有再询问关于那个Alpha的事,但超人主动坦白了少许内幕。他依然没交代Alpha的身份和名字,但很显然他做好了长期交往的准备。


“我想给他一个惊喜。”超人说道,欲盖弥彰地用手背挡了一下嘴,“就……嗯,一个惊喜。”


哦,这真是个十分隆重又充满人性的决定,这个Alpha也许会……等等。


“你怀孕了?”


“我说的是礼物,B。”


“………………”


“………………”


超人很是期待地看着他,这就有点难办了。他没以蝙蝠侠的身份和任何人探讨过这类私人问题,他是联盟顾问,不是情感专家。但面对一个你男友的救命恩人,甩出“关我什么事”的台词或是直接留给他一个后脑勺,似乎又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


“抱歉,让你为难了。”超人笑着说道,“但你是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我想分享给你,朋友之间的交流,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蝙蝠侠对语句中特别被强调出的词语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超人不由自主地追加了一句:“除非你不把我当成你的——”


“你想多了。”蝙蝠侠打断了他,“我只是以为你需要我的意见。”


“也可以这样理解。”


这大概是超人为数极少的、可以称之为“刁难”的举动。言语上他很少能占到上风,但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小伎俩——除去跺脚上天之外的。


哥谭骑士藏在面具后的眉毛皱了起来,搜肠刮肚地寻找合适的说辞。超人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漂浮的高度都不由自主抬升了几毫米,像是期待他能说出一些富有建设性的话。


事实上蝙蝠侠想说的是,这不慎重,很不慎重;也不超人,很不超人,因为还有许多难以回避的问题摆在台面上,比如抑制剂和身份问题,做事总得有个轻重缓急。然而主席先生已经被这个Alpha迷的昏头转向,一再突破自我,长此以往,婚假和产假怕是指日可待。


冲动之下的冒失之举往往是最可怕的,更糟糕的是,人类总是多变又自私。如果超人不坦白身份,那么这个Alpha迟早会移情别恋,这是他们骨子里隶属于动物本能那部分的劣根性,最后,超人很有可能变成单亲爸爸;如果超人坦白身份,那么试问哪个Alpha能容忍自己的另一半被全世界觊觎,最后,超人很有可能变成单亲爸爸。


这绝对不是杞人忧天。


但眼下,超人两眼放光地瞧着他,俨然一副热恋中没什么智商的样子,导致他不想,也不能说这些打击他恋爱积极性的话。


“做好避孕。”


“………………”


好极了,他又把气氛弄僵了,他甚至不知道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是怎么从嘴里蹦出来的,超人恼羞成怒地用披风糊他的脸都不算过分。但顾问先生思虑严密、未雨绸缪的人设不能崩,所以蝙蝠侠目光灼灼地直视超人,摆出“我这句话经过深思熟虑”的架势。


“……这就是你的意见?”


“是建议。”


“我以为你会问问我想送什么。”


“………………”


“………………”


“你想送什么?”


“太迟了,B。”超人抱臂,嘴角微微下塌,“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但你过分忧虑了。我跟他之间的确还有些棘手的问题,但我说过我会很慎重。所以在这些问题解决之前,我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明白吗?”


你可以明说你暂时没打算给他生孩子的。


蝙蝠侠想点点头以表达他对这种觉悟的肯定,但下一秒超人就昂着下巴转过身,头也不回地飘走了。


爱情友情双丰收什么的,果然还是一种奢望。


 


 ============================




敲完最后一个单词,克拉克的心情没有因为赶完稿子而变得好一些。


昨天他和蝙蝠侠闹的不太愉快。他的初衷纯洁美好,感觉到幸福的时候总想把快乐分享给朋友,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蝙蝠侠是唯一的知情者。但显然,对方担心的是别的问题。


他还是不相信自己能处理好,往更坏的地方想,他担心超人会冒失地把这一切搞砸。


我是那种容易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吗?!


克拉克恶狠狠地嚼着嘴里的披萨,不太情愿地回溯往事,计算自己意外怀孕的概率。他还没有和布鲁斯一起度过发情期的经历,而且他们的保护措施向来谨慎完善,滴精不漏。好吧,是有过那么一两次突发的、冲动的真空上阵,但一,他不在发情期,二,他做足了补救工作,所以绝对没有问题。


最后一口披萨从喉咙滑向胃时,门锁发出了咔哒声。这点响动像一阵风,把克拉克心头那点小阴霾吹的烟消云散。穿着长风衣的中年人轻车熟路地踏进这间屋子,记者先生立刻忘了刚才微不足道的烦恼。


“在赶稿?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看见桌上的笔记本,布鲁斯淡淡地说道。


“明知故问。”克拉克起身,走上前帮他把解开扣子的风衣挂在玄关处,“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这儿最受欢迎的人。”


衣橱旁放着一个小型收纳箱,布鲁斯扫了一眼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收拾好所有东西了。”


“早就收拾好了。我只是想腾出一个——”克拉克回过头,“抽屉。”


布鲁斯眯了眯眼睛。这是他在思考时的惯常举动。


“一个抽屉。”他重复道,“用来做什么?”


“不知道,也许放几件干净的贴身衣物,一套大一号的睡衣,还有——”


“大尺码的避孕套?”


布鲁斯的双手插进了西裤口袋里,眉毛挑高,饶有兴致地做着补充。克拉克忍住笑意,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从床头柜里掏出两盒来,拉开那个抽屉放了进去。刚合上抽屉布鲁斯就从背后粘了上来,双手撑住半人多高的收纳柜,把他圈在狭小的空间内。


“你得在上面写我的名字。”他抵在克拉克耳边说道,“毕竟这是属于我的私人地盘,别人不得征用。贴个标签?”


“拒绝。”克拉克毫不留情地评价着,转身拉住他的领带,“这太幼稚了。”


布鲁斯顺着他拉扯自己领带的轻柔力道往前倾了倾身,却没有立刻吻他。


“你负责准备睡衣。”布鲁斯低声嘟囔,嘴唇离他只有几毫米的距离,“不要格子的,你那件很蠢。”


“好的,韦恩先生。”


克拉克笑着贴住他的嘴唇,边亲他边带着他后退,路过桌旁时布鲁斯顺手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克拉克是被麻痒的小规模骚扰弄醒的。他趴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愣了几秒,扭头回望。


盖在身上的被子被拉到了大腿以下,他就这么光溜溜地暴露在布鲁斯的视野中。英俊的Alpha一手撑着脑袋侧躺在他身边,也同样是赤条条的样子,手里拿着一根记号笔。


“你在干什么……?”


克拉克的脑子一时有点转不过弯儿,含糊地问道。布鲁斯眼皮都不抬,落下的马克笔缓慢地在他屁股上画线。克拉克动了动腰,左半边屁股立刻挨了一下。


“别动。”布鲁斯警告道,“我差点儿把E写砸了。”


克拉克艰难地抬高上半身,勉强看到了写在自己左边屁股上的“Wayne”。克拉克呻吟一声,倒回到床上。


“这是油性记号笔。”他把脸埋进枕头里,“很不好擦掉,你该知道的。”


“你不让我在抽屉上贴标签,我只能换地方。”


布鲁斯慢条斯理地在右半边屁股上写着“property”(资产)这个单词,摆足了横行霸道、无理取闹的嘴脸。注意到笔尖接触处的皮肉略带紧张地绷紧,他得意地弯了弯嘴角,双手固定住打了“韦恩资产”标签的……屁股,满意地审视、端详,漫不经心地哼出一串不成调的音符。克拉克仔细听了一会儿才勉强辨认出布鲁斯哼的是老掉牙的《pretty boy》。


“布鲁斯——”克拉克忍不住抗议起来,“成熟点好吗?”


“质疑我会有大麻烦的,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总裁先生没羞没臊地发表言论,克拉克耳根发烫,试图把被子拉上来,布鲁斯立刻阻止了他,接着心安理得地在漂亮挺翘的臀部上吻了吻。克拉克无可奈何地容忍他胡闹了一会儿,直到布鲁斯过足了瘾躺回他身边。


今天依旧是荒唐的一天,克拉克握住布鲁斯环抱住他的胳膊这么想着。然而这没什么不好。他给布鲁斯准备了一份礼物,这不是同居,只是为了方便留宿,但这个Alpha正式入驻了他的生活,拥有了一小块属于自己的私人领地。


布鲁斯的心情似乎很好,像只大型犬似的贴在他后颈处蹭来蹭去,克拉克本能地缩了缩脖子。布鲁斯的气息最终停留在颈侧某处,温热的嘴唇把那一小块皮肤亲的湿漉漉的。


克拉克的呼吸急促起来,动了动身体想和他拉开一些距离。布鲁斯专注的地方是Omega腺体所在的位置,以往他从未在这个地方逗留这么久。他隐隐觉察出这种举动下暗示出的某种意图,但是他还不能……


“克拉克。”布鲁斯明明靠的那么近,声音听起来却遥远而模糊,“我的耐心快要用尽了。”


这是他们相处以来,布鲁斯第一次流露出想标记他的渴望,克拉克被他一句简短的话激的浑身燥热,心跳失速。他的下一次发情期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到,如果到时候抑制剂的问题没能解决,他也可以想想别的办法,比如借用红太阳灯。


“……两个月。”克拉克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还有……两个月。”


“我很期待。”


布鲁斯低沉地笑,指尖反复摩挲那块皮肤。腺体下的血液在血管里不安分地鼓噪着,像是渴望那些被皮肉阻隔在外的Alpha信息素。克拉克在坚实的臂弯里转了个身,抬起双腿交缠住布鲁斯的腰身。


“现在——”布鲁斯在他吻上来之前宣布道,“让我们来看看你刚刚惹了多大的麻烦,男孩。”




 ==========================


 


没有正常人会喜欢腐蚀性液体,从任何层面上来说。


这场战斗打的有点狼狈,蝙蝠侠不想用这个字眼来形容,但他的战机变成绿色的了,沾满了恶心的液体,那些东西还在蚕食暴露在外的机械零件和线路。


大部分攻击都被超人挡下来了,这导致他的战服和披风都惨遭蹂躏。现在——战斗结束后,几乎可以称得上衣不蔽体的主席先生正忙前忙后,清东清西。这是超人为人称道的优良传统,他会尽自己所能清理一下战场,为后续的收尾工作打下良好基础。


尽管这样也不能减少什么战损,但至少是个好习惯。


惊慌失措的人群已经初步镇定下来,有人甚至掏出了手机。蝙蝠侠相信几分钟后,脸书上就会流出一些超人光着大腿的照片。


“呃。”闪电侠坐在地上擦了擦鼻子,“我觉得最好把他喊回来。”


“为什么?”


“因为……他的披风快遮不住他了。”


在巴里的提醒下,蝙蝠侠朝超人的方向看了看。超人正站在一截断了的、正在疯狂喷水的消防栓旁,直接把一辆损毁轿车的车门拆了下来,卡在断裂的地方,作用不大。主席先生甚是为难地思考了两秒,干脆把整辆车搬了上去。


他背对着他的队友,十分满意地叉腰检视成果。破破烂烂的披风被风吹的翻卷到一旁,小半个屁股在破损的制服下呼之欲出。


这个形象真的是十分糟糕。


巴里已经捂住了眼睛,这使得蝙蝠侠不得不走向超人,把他们勤劳勇敢的主席先生喊回来。


二十秒之后,蝙蝠侠开始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这个屁股……不,准确地说是屁股上的痕迹,他不确定是不是污渍灰尘之类的,但这“污渍”的排列方式未免有点诡异,边缘也过于整齐了。如果他没看错,似乎是大半个“A”。


哥谭的暗夜骑士盯着超人屁股上的字母,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


的确是个A,如假包换。他当然知道,因为这他妈是他自己亲手写上去,用传说中很难洗掉的,见鬼的油性记号笔。


一瞬间,周遭的一切都消失了,空荡荡白茫茫的世界里只剩下蝙蝠侠和超人——的屁股,以及那上面该死的字母。


蝙蝠侠全身发麻、头脑昏聩地僵立了片刻后,以毕生最快的速度迈开步子冲到超人身后,拉着他所剩无几的披风向下扯。超人猝不及防,差点儿向后倒在他身上。


“B?”


他喊着代称回头。看到那双蓝色眼睛的时候,蝙蝠侠的耳旁回荡起记者先生的数句台词,包括“布鲁斯”“韦恩先生”和一些别出心裁的限制级称谓。


顾问先生智慧超群的大脑快要当机了,只剩下机械拉扯披风的动作。超人被他弄懵了,瞪大眼睛看着他。


堵在消防栓上的汽车终于扛不住强大的水压,被冲开到一旁。落下的水流如一场倾盆大雨,把正义联盟的主席和顾问浇成了落汤鸡。


 


 


超人的屁股在一小时内成了网络社交平台的热门话题。有市民抓拍到了几个不错的镜头,而且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辨。


在正义联盟看来,这个问题有一些严重。


倒不是说主席先生走光这件事很丢人,事实上暴露的尺度不算大,也就大半个巴掌的面积。


但问题是,这个“A”到底是谁写上去的。是超人自己,还是另有什么神秘人物。如果是前一种,那他真的很无聊;如果是后一种……


戴安娜迅速制止了联盟内部关于这方面的讨论。她认为如果这是属于卡尔·艾尔的隐私,那么他们不该以此作为谈资。


超人躲在小型会议室里,心绪复杂,心情低落。


他没来得及清洗字迹。本来,他想尽快买点酒精解决掉它们,但莫名其妙的,他又觉得这点小小的私密无伤大雅,甚至还带着点儿羞耻的甜蜜。现在他非常后悔当时的决定,他还没做好向布鲁斯坦白身份的准备,也万万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曝光秘密。布鲁斯八成会看到这些照片,以他的眼力和智商,认出这个屁股——上的字迹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


等等,或许他不该这么悲观,布鲁斯一定会非常吃惊,但这不代表他搞砸了整件事。布鲁斯对正义联盟的英雄抱有好感才会出手阔绰地资助他们,他完全可以找个理由跟布鲁斯解释,比如他非常感激韦恩总裁的这份慷慨,所以只能……


在床上报答了。


不,不是这个理由,绝对不是。


推开门,主席先生苦恼捂脸的一幕就映入顾问先生的眼睛里。他还没收拾自己,依旧是穿着千疮百孔的制服,挂着半截半死不活的披风,只有裹在小腿上的红靴子还算完好。


蝙蝠侠的太阳穴突兀地跳了跳。


不要去想小腿的事,别去回忆那双小腿是怎么被你折到肩膀上的,韦恩!


超人听见了他制造出来的动静,被掩盖在手掌下的蓝眼睛露来了出来,可怜又迷茫。


……上一次看到这种相似的眼神是在床上。


向来无所畏惧的哥谭黑骑士简直想落荒而逃了。


“抱歉,B。”超人没精打采地说道,“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其实,他应该对蝙蝠侠释出一些感激,只是他现在实在没那个心情。很显然,蝙蝠侠的侦探头脑迅速判断出他屁股上的题字是那个Alpha的杰作,所以在他们被从头到脚淋了个通透之后,他当机立断地撕下一截黑色披风帮自己裹住了。不管是替他保密还是顾及尊严,这种举动都足够绅士,可圈可点。


蝙蝠侠没有离开,依然站在那里,还带上了会议室的门。气氛一时间变得愁云密布,相当凝重。


“上回。”不知道过了多久,蝙蝠侠开了口,声音低沉粗砺,“体育场,我说你干的不错,是因为当时,我以为你救了我的男朋友。”


“你的……什么?”


仿佛被他的用词惊吓到,超人疑惑又震惊地看着他。


“男朋友。”他重复了一遍,“他是星球日报的体育记者。”


超人张了张口,声音被卡在喉咙里。




TBC

评论
热度(498)

© 北溟 | Powered by LOFTER